88风灾在灾童心中留下难以抹灭的伤痕,贺连华则用舞蹈和爱抚慰他们的心。

精灵幻舞舞团创办人贺连华,见莫拉克风灾重创南台湾,毅然决然深入灾区,用舞蹈抚慰受伤的人心,10年来从不间断,更带着高雄市桃源国中孩子站上全国舞台,抱回2次冠军,精灵幻舞如今成为「部落天团」,但最初进偏乡时,得到的却是满满敌意。

贺连华于2010年首度来到桃源,当时依旧一片狼藉,游览车行经被土石流填满的荖浓溪,贺连华在碎石砂砾中找不到学校,山区朋友带领才顺利进入。但布农耆老认为风灾是因炸山,和不爱护自然的汉人引起,对来自平地的贺连华抱持敌意,校方也认为舞团是来一次就走的「麻烦制造者」,时间则证明他们是少数不断回头的人。

异于不友善的大人,部落孩子维持着真诚眼神和灿烂笑容,完全看不出颠沛流离、失去亲人的悲伤,但他们的痛不是无感,而是深藏。有学员回忆,88风灾时他就读小学四年级,逃到教会与世隔绝13天,听着老人断气前的呻吟,之后,他开始害怕每次的风雨交加,大雨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。

也因此,贺连华在首次营队就教导孩子学习自创的舞蹈「也许有一天」,讲述布农族人提猎物返乡,才发现家园已经消失的历程,在呼吸踩踏中,孩子逐渐卸下心防,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,用最直接的感动疗愈受创心灵。

【教舞点灯人3】光脚练舞磨出水泡 演绎古老传说被全台湾看见

桃源国中没有练舞教室,学员们光脚在操场练习而磨出水泡,但舞蹈中蕴藏的文化让他们脱颖而出。 精灵幻舞舞团创办人贺连华,深入偏乡10年,用舞蹈抚慰高雄市桃源区孩子风灾后受伤的心,她用艺术陪伴,也希望孩子能为原住民身分骄傲,2017年,她带着桃源国中学子站上全国舞台,演绎古老传说与坚守家园的信念,脱颖而出得到第1,2019年又再度抱回冠军,让全台湾看见布农族的美丽与坚毅。 「他们飞翔姿态跟老鹰一样,跳跃姿态跟山羌一样,谁还能比我强。」贺连华回忆,带着孩子参加比赛的目的不是得名,而是证明山区孩子跟平地学生没有差别,甚至更为优秀,但当时没有人看好这支队伍。 相较训练有素、自

贺连华不忘最初的承诺,10年来始终坚持不断上山,也在桃中克难篮球场酝酿出现代布农舞步。

时任桃源国中校长谢忠保在纪念书《赤脚与高跟鞋》中回忆,贺连华是在梅雨季首度到来,学生当时背负著对风灾的恐惧准备大考,校园内郁结气息几乎让人窒息,但她带着爽朗狂野笑声和佛朗明哥舞出现,清脆鞋跟声中,桃源国中开启新的可能。

「这群猎人的子民你们教得来吗?」看过许多短期来去的团体,谢忠保起初对贺连华保持怀疑,但她一年年来,在克难的篮球场酝酿现代布农舞步,更透过心灵陪伴与艺术治疗专业模式,带领灾童走出伤痛、活出新生命,也让谢忠保领悟「这才是真正的重建」。


申博Sunbet官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【教舞点灯人2】进部落被敌视 孩子眼泪证明她的爱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【黑帮大乱斗3】茶行老板黑白通吃 高阶警官上任「必拜访」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