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源国没有练舞教室,学员们光脚在操场练习而磨出水泡,但舞蹈中蕴藏的文化他们脱颖而出。

精灵幻舞舞团创办贺连华,深入偏乡10,用舞蹈抚慰高雄市桃源区孩子风灾后受伤的心,她用艺术陪伴,也希望孩子能为原住民身分骄傲,2017年,她带着桃源国中学子站上全国舞台,演绎古老传说与坚守家园的信念,脱颖而出得到第1,2019年又再度抱回冠军,让全台湾看见布农族的美丽与坚毅。

「他们飞翔姿态跟老鹰一样,跳跃姿态跟山羌一样,谁还能比我强。」贺连华回忆,带着孩子参加比赛的目的不是得名,而是证明山区孩子跟平地学生没有差别,甚至更为优秀,但当时没有人看好这支队伍。

相较训练有素、自小扎根的都市舞蹈班学生,部落没有练舞教室,学员因光脚在操场练习而磨出水泡,每跳1步都是折磨,但他们用身体演绎古老传说和坚守家园的信念,脱颖而出得到第1。等待宣布名次时,贺连华看似潇洒,却紧张的逃离会场,直到学生飞奔而出将她抛起,才晓得孩子努力被全台湾看见。

桃源国中孩子飞翔如老鹰、跳跃如山羌,坚毅美丽舞姿让他们在2019年获得全国冠军,也是纪念八八风灾10年的最佳礼物。

桃源国中在2019年又站到镁光灯下,以阐述先民血脉传承的舞蹈参赛,用潺潺溪水声来阐述血脉在大地的流动,深厚文化底蕴再度赢得冠军,也是莫拉克风灾10年纪念的最佳礼物。

【教舞点灯人4】脱下舞鞋变「共享妈妈」 找钱送贫童上大学

脱下舞鞋后,贺连华成为学员的「共享妈妈」,承担青春期的喜怒哀乐。 精灵幻舞舞团创办人贺连华,在莫拉克风灾后深入偏乡10年,教导桃源国中孩子跳舞,并将他们带上全国舞台。上课时,她是严格的老师,脱下舞鞋后,贺连华则是「共享妈妈」,承担著青春期的喜怒哀乐,并媒合教育资源送孩子上大学,希望能成为「点灯人」,开启孩子生命的不同可能。 贺连华在偏乡教舞时看到部落家庭困境,父母农忙时往往忽略孩子,也有不少学生是单亲家庭或隔代教养,桃源国中7点才放学,是为了提供晚餐避免孩子饿肚子,贺连华脱下舞鞋后则为「共享妈妈」,将叛逆孩子抓回来练舞,倾听他们的各种烦恼,也积极媒合教

「山上的孩子不敢有梦,我只想成为一个点灯的人。」贺连华提到,多数部落家长不能理解舞蹈的意义,务农家庭更是希望留下孩子当作劳动力,但许多孩子在节奏中发现另1条路,现有4个学生进入高中舞蹈班,即使没将舞蹈当成终生志业,营队学员也深受贺连华的身教言教影响。

现就读高师大附中3年级的杜惠怡,从小就看着贺连华在部落中教舞,生性害羞的她直到升国2的暑假才加入营队,就此开始爱上肢体律动的感觉,数度被舞蹈感动而落泪,更改变了她的人生观。

「外人都这么爱我的部落,我应该更爱我的族人。」贺连华总是不断提醒学员「家」的重要,不论走得多远都不能把故乡卖掉,杜惠怡则将老师的谆谆教诲放在心里,期望将来能进入师范学校,毕业后回到部落执教,用所知所学回馈养育她长大的土地。


申博Sunbet官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【教舞点灯人3】光脚练舞磨出水泡 演绎古老传说被全台湾看见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【教舞点灯人2】进部落被敌视 孩子眼泪证明她的爱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